<menuitem id="xfn5l"></menuitem><ruby id="xfn5l"></ruby>
<span id="xfn5l"><dl id="xfn5l"></dl></span><listing id="xfn5l"></listing>
<strike id="xfn5l"></strike><strike id="xfn5l"></strike>
<span id="xfn5l"><dl id="xfn5l"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xfn5l"></strike>
<span id="xfn5l"><dl id="xfn5l"><ruby id="xfn5l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xfn5l"><dl id="xfn5l"><del id="xfn5l"></del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xfn5l"><video id="xfn5l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xfn5l"><ins id="xfn5l"></ins></strike><strike id="xfn5l"></strike>
<ruby id="xfn5l"></ruby>
<strike id="xfn5l"></strike>
當前位置: 首頁>>德育天地 - 中國教育的現狀與改革>>正文

中國教育的現狀與改革

時間:2017-3-5 9:26:45信息來源:admin   點擊:555 【字體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國教育的現狀與改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旭明

語文出版社社長,曾任教育部辦公廳副主任、新聞辦公室主任、教育部新聞發言人,著作有《為了公開(我當新聞發言人)》、《王旭明說新聞發言人》、《明正言順:王旭明談官員的說話之道》、《與領導干部談文風》等。

尊重教育常識

中國教育的現狀與改革這個話題,每一個老百姓都在關心。教育既是國計又是民生。全國人民都在指責教育,但是又都在當下這種教育模式和設計下前進。身邊就有人將當下官員貪腐問題的癥結歸結到教育的頭上。如今有關教育的理論、經驗、模式可謂如雨后春筍般層出不窮,就我對教育的理解,教育沒有那么復雜,最基本的問題就是尊重教育的常識,不要違反它、踐踏它。教育常識就是生活中最基本的、無需論證的、人人都應該知道的,同時也是社會公眾都應該遵守的公理。不將有悖于常識的當做常識來說,這就是對常識的認可。

舉例來說,央視播出過這樣一則新聞,浙江某單位在網上發起一個“放飛夢想、立志青春”的活動,吸引大量孩子參加,孩子們通過各種才藝表演,贏得公眾投票,獲得票數最多就是第一名;顒犹貏e提出,網絡投票、手機投票的方式均接受,但手機投一次票相當于網絡上的15次。其中一個家長表示,他動員全部親戚朋友每天來投票,并已花費了七萬多元,但仍然沒有排到前面,為此他將活動主辦方告上法庭,用同樣手段、有同樣遭遇的家長不止他一個,于是記者對此事進行了曝光。在我看來,主辦單位大多為了賺錢才發起類似活動,在海量投票的背后,是主辦方和運營商的分成,生活中還有許多類似事情,如低價旅游中的強買強賣,某種程度上說,是旅行社盈利的方式之一,以彌補低價造成的成本收益失衡。這些是生活常識。

說回教育常識。不遵守常識的教育,一定是違反教育基本規律的教育,一定是荒唐的教育。無論是老師對學生、學校對老師、教育行政部門對學校、家長對孩子、長輩對晚輩,無論是學校教育、家庭教育還是社會教育,都有很多基本的常識。

為何教:求真、學真

教育簡單來說是三句話:一是為什么教育,二是教什么,三是怎么教。首先是為什么教育。讓孩子接受教育,是讓他們追求幸福,追求功利,這是教育的常識,但不是教育的全部,教育的過程中有兩個目標,它有功利性的一面,也有非功利性的一面。易中天說讀書分為謀生和謀心兩種,謀生的讀書,從小學到大學再找個好工作,不是真正的讀書;謀心的讀書,是為了心靈的凈化和安慰。與此類似,上學有一種謀生的上學,為了生活得更幸福;同時還要有謀心的上學,謀心的上學就是要活得更高尚、活得更崇高,心靈有安慰、心靈有寄托,即接受教育的非功利性目的。把后者說得更加貼近生活一點,就是當前的教育者要告訴孩子,做真實的人。

陶行知是當代中國真正的教育家,他生前說過,教育就是千教萬教,教人求真;千學萬學,學做真人。作為偉大的科學家,愛因斯坦認為教育應該是培養人,是所培養的對象在離開學校的時候是和諧的人,而不是一個專家。讓孩子求真、學真,這是他們共同的意思,也是一個常識。但是我接觸到大量的反例,包括學校學生為應對領導來訪而做各式準備,夾道歡迎、突擊清掃、預先準備問題等等;為應付老師聽課,學生要按照安排行事;教師檢查活動中,學生無記名投票的權利在有些老師的“威脅”面前淪為空談;在家庭中,家長經常對孩子說“這話是在家里說的,你不要在學校里說”這樣的話。教育者們(包括老師、家長)在不經意間做的事情,會對孩子們的心靈產生極大影響。這樣看來,那些將貪官橫行歸結于教育失當的言語,也不能說全無道理。

結合當下中國的情況,我認為“為什么教”就是一個字:真。教人求真,自己求真,建立一個真社會,當前中國相較于發達國家是落后的、貧窮的,但真實的心靈、真實的語言和真實的國民,將會是整個民族不竭的財富。這一點是教育的常識。這些年對教育常識的粗暴踐踏和嚴重違反,不僅是學校和家長的責任,但是面對不合理的社會現實時,作為學校和老師應該是要有所作為的,因為教育離不開教育者。教育者一定要像陶行知所言,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半根草去,這樣的一種境界和情懷才能稱得上教育者。

教什么:重視語文學習

關于教育內容的問題,也有一個常識被踐踏和違反了。教育的內容應該有一個排序,對于每一個中國人而言,語文是排在第一的,但是現在的語文教育存在太多問題,有調查表明84%的人對語文不滿。中國存在問題最多的學科是語文,最該改的是語文,首先要改的就是語文教育的內容,而將古代詩文恢復過來是當務之急。

多年前,廣東省有6個地級市使用了語文出版社出版的語文教材。那個時候語文版的教材,古詩文的比重占到25%-30%左右,和同類教材相比是比較高的。中國從五四以來,特別是1949年以后,因為所謂砸爛孔家店等等的說法,絕大多數語文教材古代詩文的比重都很小,以近現代為主,這是當前突出的問題。

2013年我開始對語文版教材進行進一步的修訂,重新改編。兩年時間內,我將大量古代詩文內容巧妙地塞進去,每冊書的六個單元里,中學兩個單元的古詩文,小學一個單元的古詩文。

巧妙之處比如說我在小說單元里塞進白話小說,它介乎于文言和現代話之間。

學語文,而且要在語文當中把傳統作為主要內容之一,這是學什么的常識。作為移民國家的美國沒有自己的語言,但是美國人對語言的學習非常重視,中小學就分為三課,包括語言課、拼寫課、文學課。中國也有一些嘗試,比如說1948年葉圣陶、朱自清等就曾經嘗試過將文言文和白話文分開兩堂課來上,F在不少學校因領導重視、專家推薦而開設的課程,加重了學生負擔、違背了教育規律,學生的學習主要是在課程中完成、在教材中體現,因此,大力改進現有的教材和課程是當下最緊迫的任務。

總而言之,在學什么這個問題上,有必要重視語文的學習,正如胡適先生1952年給中學生的一次演講中所說,對學生而言,第一個要學習的就是語言和文字,不論就業或升學,語言和文字是學生最需要的工具。他的觀點非常有先見性。

怎么教:教會學生思考

最后一個話題,怎么教。在美國也有高考,2012年中國SA T年度報告顯示,參加美國高校入學考試的中國高中生中只有不到7%的人成績達到及格線,而達到美國優質大學要求的2000分以上成績的只占2%,有人分析指出,主要是由于中國的教育缺乏批判性思維的訓練。

在中國,批判性思維訓練的欠缺很顯著,無論是家長還是老師,相較于讓學生思考,更愿意讓他們背誦、記憶。然而,在實際的教育學原理中,幾百年的現代教育學研究已經形成了一個共識:好教育就是教會學生思考。教會學生思考對學生來說是他一生當中最有價值的本錢。意大利著名教育家蒙臺梭利說過,教育就是以感官為基礎、以思考為過程、為自由為目的。通過思考達到自由的境界,是真正的教育家們早以形成的共識,但是現在的教育當中,對于常識最嚴重的違背,就是總是讓孩子記住什么、背誦什么,而不是告訴他們怎樣思考。

法國2014年的一個高考題,請大家來思考如何回答。題目要求思考幸福,“為了幸?梢允裁炊甲鰡?人活著是為了幸福嗎?”考生需在四個小時內給出答案。人活著就是為了幸福嗎?對。但是不能只給出一個沒有思考的肯定回答,中間一定有對定義概念的解釋、有內涵外延、有邏輯推理,這個思考過程的結果是答題者能夠自圓其說,環環相套,呈現結論。這道高考題的后面還說到,藝術作品能否鍛煉我們的感知能力?藝術家是其作品的主人嗎?可以作出選擇就足夠自由嗎?對于這種問題的思考,需要從小學開始培養,最關鍵是從6歲到12歲這個年齡段,這是很寶貴的時間。

在怎么教中,教育者要教孩子創造、自由與個性,至于違背這一點的惡果,此處舉一個我親歷的實例。有三個我看著長大的孩子,他們有男有女,小時候非常天真、活潑、可愛。我從他們兩三歲開始觀察,現在他們已經就讀于北京三所重點小學,分別上二、三、四年級。據我的觀察發現,他們的性情發生了轉變,很多美好的東西被扼殺了。其中一個孩子寫了一百多首詩,然而小學班主任和老師從來沒有表揚過他這一點,只是不斷和他的家長提出雞毛蒜皮的批評,他作為小詩人的天性被摧殘了。當前的教育是在一個模子里、一個大鍋里煉出來的,沒有任何差異性,這是違反教育常識的。另外一個孩子,原來在上學前和我有說不完的話,現在已經懶得跟我說話了。不到兩年的時間竟然產生如此大的差別,就是因為學校教育太呆板、太刻板、太僵化,使孩子失去了基本的活力。再次引用陶行知的話:人人都是創造之人,天天都是創造的時候,處處都是創造的地方。蘇霍姆林斯基說過,孩子提出問題越多,在學校中就越聰明,記憶力就越敏銳。所以,培養孩子的智力,就從培養孩子的提問開始。教育者一定要鼓勵學生提問、鼓勵學生創造、鼓勵學生自由,特別鼓勵學生提出問題,讓他們從提問開始進入思考。

壞的老師是奉送真理

“養育”是兩個詞,養是生下來,管吃穿;但育不同,要讓孩子成人,一個家長要有養育之責。在這里,加強思想教育是教育工作者的基本常識,但是我國目前的思想教育太空洞、太抽象、太宏觀。下面舉出幾個不同國家中小學的規則。英國的小學生守則,第一條,平安成長比成功更重要;第二條,背心、褲衩覆蓋的地方不許別人摸。再接下來,小秘密要告訴媽媽;不喝陌生人的飲料;不與陌生人說話;遇到危險可以打破玻璃、破壞家具。最后,壞人可以騙。日本的小學生守則,比如第六條,上學放學時走規定的路線,注意靠右行。美國的小學生守則,稱呼老師職位或者尊姓,提問時還要舉手。從這些守則中可以看出,他國的教育經驗對我國有很大的借鑒價值,值得教育者反思和學習。

一個壞的老師是奉送真理,一個好的老師是教人發現真理。教育者在加強思想工作的時候,拿身邊具體的事情、典型的例子來引導學生,會有更理想的效果。偶像具有非凡的號召力,周杰倫在去年“誰是你的偶像”評比中排名第一,看他寫的《蝸!返母柙~,飽含著一種進取精神;《聽媽媽的話》,是多么好的道德教育;他說他會優雅變老、優雅死去,這是古代中國傳統社會的君子之風;汶川地震他捐贈了5000萬以上,不聲張、不宣傳,這種沉默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士之風。我們對學生進行思想以及各個方面的教育,一定要緊扣思想脈搏,挖掘最新鮮的力量,周杰倫不只是我個人的偶像,也是青年人的偶像。

 

有關教育所有的這些知識都不是發明創造,而是常識。當下中國所處的時代有許多問題、困惑和不合理,但要比封建割據時期、內戰時期、日本侵略時期好得多,要比國破山河在的那幾十年好得多,但教育上沒有作出應有的貢獻,這一點不得不讓教育工作者思考,作為家長、老師、學校,教育者有自己的一份責任,要向著做到更好的目標進發。這個時代,也許最重要的不是忙著叫醒別人,而是捫心自問自己為何要裝睡。常識人人都懂,不要再裝睡,要醒來發出自己的聲音,喚醒更多人的意識,維護常識、按常識辦事,中國的教育就會更好一些。

(南都評論記者張天潘 實習生劉婧 整理)


相關信息搜索: